喜摸段子 文筆不好 颓废人儿呀渊宁 👸

【纵芙/兄妹刀】冷香枫。

那一天的夜晚,她没有像平常一般看小本子,吃完夜宵就早早上床酝酿睡意了。

不知翻身了几回,心里一阵发慌,却不知原因,久久无法入睡。

索性到院子里走走。

阴天,看不到月亮,连平时只要抬头就能看到的北斗星都找不着了。


发慌,心脏被狠狠揪了一把,总觉得会出事。

山雨欲来。

却无法得知明天会发生什么。

树干上挂着的那香包,像是附上了什么术法,吸引着她靠近。


“……”


她记得纵横子将这小包放下时,那还是满满一整袋。

他那碎碎念惹得她心烦。

答完他的问题就挥手离去,懒得多与他...

 

「丹枫」


“既然如此,你决定有心入世,那我也不能给你添这般麻烦了。”

杜伤怀还未再言语,锦绣举着任平生的那根玉竹杖,只是那片枫叶,再不化单锋只做丹枫。

“绣儿姑娘这般……好友他,……也会感到高兴吧。”


 

【纵芙不骨科/兄妹日常】星期六早上。

《休むな!8分音符ちゃん》可真有趣!


“唔——”

巧天工整个人都躲在被窝里。

“啊!”

“啊啊——!”

美好的星期六早上,阳光明媚,难得的好天气,那又怎么样呢?

从昨天修仙时叹希奇和她提了一款莫名就火起来的声控游戏《不要停止,八分音符酱》,特别提出耐心挑战系数有点高。让她去试试。

试试就试试,一个早上第一关死了十二回了。


“啊你妹你妹你妹你妹啊啊——”

第...

 

【雁兄妹】日常。

其实也没有那么严重,她边傻笑边将额头放在了手机屏幕上。
【这块玻璃果然不一样,感受不到温度。】

“霓裳,你知道这样有多傻吗?”
每一刻钟都会有小熊和洋娃娃出来跳舞的挂钟,发出了布谷布谷的声音。
八点十五。

上官鸿信放下电脑,直径走去了厨房,将热好的牛奶倒入两个杯子里。
“傻傻傻,我在你眼中就是那个倒牛奶都会撒一地的笨蛋。”
霓裳结束了与游戏主人翁的会面,让手机在沙发上做自由落体运动,向后一靠:“华夫饼华夫饼!”
“今天是什么酱?”取了手套开了半边冰箱,左手停留在巧克力酱的上方。
她扭头看了一眼,眨了眨眼回答道:“草莓。”
他熟练的将华夫饼切成八份,从冰箱里取出果酱给她淋上半边。
今天下班回来时,在小区对面的...

 
2017/2/8 1  

【羽国/主霓裳/刀】曲未终人已散

尸横遍野的战场,雁王找到她时,她侧身倒在地上,数支箭从背部穿入,都瞄准的是——

心脏。

那万箭穿心的痛,他怎会不知。

她死,换雁王君临天下,换上官鸿信一世安好。

上官鸿信成了雁王,却再也无法是上官鸿信。


他将霓裳扶起,将箭一支一支的取出。

取出一支,心便痛千分万分,这百般滋味如同饮水,冷暖自知。

这场战争,谁对谁错,已无需追究。

谁杀谁,谁算计了谁,谁设了局谁又入了局,后来谁死谁活。

重要吗?

在这,羽国死了将士死了叛贼,早已与死过一次的上官鸿信无关了。


“小妹,吾带你回去罢。”


无论二人靠得多进,他无法再像每每冬天那样温...

 

【限衣/兄妹日常向】关于哥哥的特殊体质

春节快到了,官方爸爸发糖盖章哥哥小号,速撸一篇小糖。
撑死3400。剩下的只能再分第二章第三章写了。

地茧无限×圣羽霓裳朱雀衣。
隐藏人物下篇揭晓。

不甜不做小公举系列
就是要写写兄妹的日常。

甜出病不帮挂号。
(其實我就看看我現在還能到小學生水平了嗎……)
 (順手滿足一下家裡沒哥哥的……幻想一下)
  (好久不寫兄妹向了,突然想開車,束手無策)
    (求dalao帶我飛)
 ...


 

【霹雳/精灵族】来狩宇过圣诞节吧

OOC来一发XD


就是要写小可爱,来狩宇族过圣诞节吧XD


私心三四对CP向,自由心证。


明明在写子夜谈,听到了天刀的《异域欢歌》《满载而归》,群里正在说这对小可爱,哎……太可爱了。

然后我就开了这个文档。

哎,可爱。[摊坐]

但是发觉,自己已经写不出那种气氛了。

我也就凑个热闹


圣诞节快乐!

推荐BGM:Cruz Beckham - 《If Everyday Was Christmas...

 

【子夜谈】蓄毒淡羽 · 第一章

玉狮子安分的站在朱雀衣身边,她在思考——

是先去取两件换洗衣服还是先好好的洗个澡睡一觉。


从西域大漠闯出至中原再到柳镇,她已经很久没有好好洗过个热水澡了。

身后的追兵一波接着一波,能逃到小溪边洗把脸就不错了。

这么一来,好像……洗澡比较重要。


“少侠?少侠?”

店小二在朱雀衣眼前晃着手,兴许是他靠的太近,她回过神来退了一步,马儿被她一拽差点撞上那店小二。

“您这是……住店还是不住啊?看您杵在着也是挺久了。”

出门银子带得不多,她还是选择了看起来能住得舒服……看着安全的歇脚地。

“把小爷的马伺候好了,给我开最好的包间儿,我要洗澡。”

“是是是好...

 
2016/12/20    

【霹雳/子夜谈】事变 (序章)

以好友 @白芍识秋 的  子夜谈   设定开的一篇新坑。(笑)

……无论是在哪方面对我都是一个新的挑战啊qvq!

阴阳八卦、妖魔鬼怪

就……尽量写得不要脱离组织吧。

方入春,阳光正好,此时的柳镇上也是一番热闹景象。


意雨霈正跟着纵横子在街边买下午茶点心,也不知道怎的今天提出要在家里亲自煮抹茶。

果然游了一趟东瀛回来就是不一样,生活三级残废都想动手泡茶了。也不是不行,但舅舅的手艺她是没尝过的,大概是都被爹爹娘亲截下了罢。

纵横子一手提着食篮,一手掏银子,买多付多了找的钱又多又不好塞回荷包,便与店家...

 

【口白出场】翠萝寒(四集更新/时间不定)

玉手九针翠萝寒 出场纪录/口白 


闽南语1章       国语3章

【闽南语时间01:26:25】

【竹苍苍,叶青青,风轻拂,唯听幽篁簌簌,一阵脚步声响起,乱了满林阒静】

步渊亭:此地正是玉手九针翠萝寒隐居之处——幽篁秋水

霜叶飞:此线为界,再进一步就休怪我们得罪了

步渊亭:论剑海主席步渊亭特来一访玉手九针

霜叶飞:论剑海听闻已灭,你如何证明自己是论剑海主席?

步渊亭:我与翠萝寒有过几面之缘,劳两位代为一传便知真伪

霜叶飞:小妹岂是你说要见便能一见之人,无法证明自己的身份,请回吧...

 

【默霓】拖稿势力登场

《金光布袋戏》   默苍离×霓裳公主  


其余CP:雁王上官鸿信×凰后;俏如来史精忠×魔伶公主;


其他自由心证吧XD


碎念一会儿:


真的很感谢能喜欢这一篇默霓同人的诸多道友。

当时想要开这样一篇同人的时候,是在11/19的那个晚上。学校社团外出夜行活动。有个妹子因为高跟鞋磨脚而无法走路,当场有个汉子直接将其抱起就走。那一幕真的很苏,在一旁围观的我也十分希望有一辆车能送我回学校(。)和好友说起,这梗不错啊可以写。就决定要写一段默霓试手,…...

 

【凌枫】Synchro Tokimeki Ⅲ

国庆节放假的前两天,被安排了一个什么庆祝国庆的活动。
正是避开了九月三十这一天。

会堂早已布置好,院方学生会文艺部弄出来的舞会,还要自备面具的舞会。
刚刚开学嘛,总是上演学长学姐学弟学妹交织复杂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舞会,就是中心,就是让人有一个上前一步牵起学姐学妹的理由。

但——
肯定不能明目张胆的这么宣传。

「撩妹不如跳舞」
「吹空调不如跳舞」
「蹭吃蹭喝不如跳舞」

“这不有病吗!”
她们宿舍会跳舞的,就俩,一个晚晴,一个曼鲤。
晚晴从这个学期开始正式成为交换生,去国外念书。
同行的还有剑非道。
咳咳,扯远了扯远了……。

曼鲤虽能教巧天工和枫菲一些舞步,她二人都是初学者,现在还处于我踩你你踩我的阶段...

 
2016/10/22    

【狂粥周记】第六周

國慶節快樂!

1号:
實話說我們定好今天10點去長隆的。
先生穿基佬服我就小裙子。

我大概7點多的時候就醒了。
看了幾集的動畫,盡可能的將之前沒看的都看了。
窗簾拉得死死的,我還放著KennyG的薩克斯樂,總有點,微妙的驚悚。

10點起床洗漱
過了好一會我才發微信給他。
【睡醒了嗎?】
【……0 0】
【十點半了耶?我餓了(´・ω・`)】
【話說妳醒了為啥不叫我】
【刷完牙後回房間有聽到你房間正放著ARASHI的歌噢】

真是……。
我們11點半就出發去了長隆,分了一份哈根達斯(香草味)。
你知道,一個正常作息的人可以晚睡早起,但是餓了,就得喫很多東西!
其實來長隆我們也沒玩什麼,真的是什麼都沒玩。
…...

 

© 渊宁宁宁宁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