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摸段子 文筆不好 颓废人儿呀渊宁 👸
布袋戏 霹雳/救援团/金光
FF14 摩杜纳 /憶無心

【楚昙弄三人】异乡过客

微信视频回家时,她与母亲不过十句便讲不下,修完了学分便回国,回家里来,这是母亲的意思。

见弄琵琶听不下去,母亲又换了话题,一人对着手机尴尬笑笑,说着家里的日常。

“好了,算算时差你也该睡觉了吧。就不打扰你休息了,待会我还约了姨妈去超市呢。”

她依旧一句话不说。


她不知道她到底还在朝着谁赌气,是自己,还是家里人。

关了对话框,想起手机还放在客厅,顺便刷牙洗脸睡觉,走出卧室看着手机亮着——

一条中文短信,母亲的转账记录。


秒删了那条短信,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心态。

放下手机,拖着身子进洗手间。


 
2017/9/22    

说一说为什么我们反对一键转载。

黑歷史被轉出去超級尷尬。
……不知道那種轉載的人是怎麼想的。

當初看到一個普通用戶里有轉載自己的文……嗚哇超惡心!
你自己不會寫噢,喜歡點讚評論就好了啊……。

fanetta:

可能把lofter当wb玩了,或者觉得既然都出来做同人了还在乎原创性?纯属个人猜测,勿怪_(:з」∠)_


焚尽相思:



晏宵:





盐罐子:





2017年6月9日补充最新内容:

  ...

 

【FF14】ふざけるCafe

码个设定。

7/18/2017 4:11


现代。一体双魂分离(幻想药)。

又名通讯贝日常幻想。


高老板中原男子 


开着一家西式咖啡厅,人在店里却不知他到底在干什么。

买东西送人帮忙付款都是一时兴起。

在遇到梦咲小姐之前,常常被误会为是同性恋,但本人却没有意识到。

正在学习多玛语言。


梦咲黎明女子


来自多玛。

高老板明恋对象。

也是他的分身

三无少女,与大家相识时不怎么开口说话。(因为语言不通)

咖啡厅的收银员,同...

 

【喵冰】非日常/猫猫日记

没有END就有后续系列

不开新页,写个前中后就结局。

就只是单纯的猫猫日常而已。...


 

【喵冰】日常。

没有写END都还有后续。


一进门就看见埃斯蒂尼安熟睡在客厅的沙发上,半裸着上身,牛仔裤似乎也是随意套上的,裤脚还挽着。


也是看多了这样的人体也觉得没啥羞耻的,伊塞勒换了鞋就拎着包进了房间。

宣布正式进入秋天的是一场大雨,用了三年的雨伞因为这场大雨也宣布退休,好在她等着雨小了很多才走回来。那个笨蛋,估计是正下着大雨的时候没伞冲回来的吧。

她尽量放轻脚步,拿着毯子回到客厅,就看见他从沙发上坐起来,下意识的将毯子背在身后:“淋雨回来的...

 

【FF14/阿图瓦雷尔×奥拉女光】存档

我想上大少爷很久了

看到有太太写了之后整个人都高兴的起飞日常就伯爵府附近站街没事截图下线

没有END证明还有后续。

女光有名字我不管这是我自己写来给自己爽的

不撕不看滚


“您回来了,格拉蒂斯阁下。”

总管先生看见她走进客厅,微笑着与她打招呼。

 “哦,您还没习惯我这样向您问候吗?阿图瓦雷尔少爷在继承伯爵之位后向我们佣人说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我们把您这...

 

【楚昙弄三人】异乡过客

(没有END就还有后续)


本来是不需要好友来接的,正好顺路,正好同一栋教学楼。

按照他说的,不搭白不搭。

上了车就听到熟悉的中文:“C区那边新开了一家店,听说是两个中国人开的,地地道道的中国菜,我预约了位置。”楚天行跟寄昙说做了大半年朋友,知道他是个ABC,中国一切相关的东西都喜欢,特别是吃的。

两个人一路闲聊,车载音乐也是些TVB古装剧里的歌曲。有时候楚天行偶尔会唱上几句,寄昙说只会跟着他哼哼。


……


差点就昏在走廊上了,……通宵了一个晚上今天又满课。

若不是一个擦香...

 

【纵芙/兄妹刀】冷香枫。

那一天的夜晚,她没有像平常一般看小本子,吃完夜宵就早早上床酝酿睡意了。

不知翻身了几回,心里一阵发慌,却不知原因,久久无法入睡。

索性到院子里走走。

阴天,看不到月亮,连平时只要抬头就能看到的北斗星都找不着了。


发慌,心脏被狠狠揪了一把,总觉得会出事。

山雨欲来。

却无法得知明天会发生什么。

树干上挂着的那香包,像是附上了什么术法,吸引着她靠近。


“……”


她记得纵横子将这小包放下时,那还是满满一整袋。

他那碎碎念惹得她心烦。

答完他的问题就挥手离去,懒得多与他...

 

「丹枫」


“既然如此,你决定有心入世,那我也不能给你添这般麻烦了。”

杜伤怀还未再言语,锦绣举着任平生的那根玉竹杖,只是那片枫叶,再不化单锋只做丹枫。

“绣儿姑娘这般……好友他,……也会感到高兴吧。”


 

【纵芙不骨科/兄妹日常】星期六早上。

《休むな!8分音符ちゃん》可真有趣!


“唔——”

巧天工整个人都躲在被窝里。

“啊!”

“啊啊——!”

美好的星期六早上,阳光明媚,难得的好天气,那又怎么样呢?

从昨天修仙时叹希奇和她提了一款莫名就火起来的声控游戏《不要停止,八分音符酱》,特别提出耐心挑战系数有点高。让她去试试。

试试就试试,一个早上第一关死了十二回了。


“啊你妹你妹你妹你妹啊啊——”

第...

 

【雁兄妹】日常。

其实也没有那么严重,她边傻笑边将额头放在了手机屏幕上。
【这块玻璃果然不一样,感受不到温度。】

“霓裳,你知道这样有多傻吗?”
每一刻钟都会有小熊和洋娃娃出来跳舞的挂钟,发出了布谷布谷的声音。
八点十五。

上官鸿信放下电脑,直径走去了厨房,将热好的牛奶倒入两个杯子里。
“傻傻傻,我在你眼中就是那个倒牛奶都会撒一地的笨蛋。”
霓裳结束了与游戏主人翁的会面,让手机在沙发上做自由落体运动,向后一靠:“华夫饼华夫饼!”
“今天是什么酱?”取了手套开了半边冰箱,左手停留在巧克力酱的上方。
她扭头看了一眼,眨了眨眼回答道:“草莓。”
他熟练的将华夫饼切成八份,从冰箱里取出果酱给她淋上半边。
今天下班回来时,在小区对面的...

 
2017/2/8 2  

【羽国/主霓裳/刀】曲未终人已散

尸横遍野的战场,雁王找到她时,她侧身倒在地上,数支箭从背部穿入,都瞄准的是——

心脏。

那万箭穿心的痛,他怎会不知。

她死,换雁王君临天下,换上官鸿信一世安好。

上官鸿信成了雁王,却再也无法是上官鸿信。


他将霓裳扶起,将箭一支一支的取出。

取出一支,心便痛千分万分,这百般滋味如同饮水,冷暖自知。

这场战争,谁对谁错,已无需追究。

谁杀谁,谁算计了谁,谁设了局谁又入了局,后来谁死谁活。

重要吗?

在这,羽国死了将士死了叛贼,早已与死过一次的上官鸿信无关了。


“小妹,吾带你回去罢。”


无论二人靠得多进,他无法再像每每冬天那样温...

 

【限衣/兄妹日常向】关于哥哥的特殊体质

春节快到了,官方爸爸发糖盖章哥哥小号,速撸一篇小糖。
撑死3400。剩下的只能再分第二章第三章写了。

地茧无限×圣羽霓裳朱雀衣。
隐藏人物下篇揭晓。

不甜不做小公举系列
就是要写写兄妹的日常。

甜出病不帮挂号。
(其實我就看看我現在還能到小學生水平了嗎……)
 (順手滿足一下家裡沒哥哥的……幻想一下)
  (好久不寫兄妹向了,突然想開車,束手無策)
    (求dalao帶我飛)
 ...


 

【霹雳/精灵族】来狩宇过圣诞节吧

OOC来一发XD


就是要写小可爱,来狩宇族过圣诞节吧XD


私心三四对CP向,自由心证。


明明在写子夜谈,听到了天刀的《异域欢歌》《满载而归》,群里正在说这对小可爱,哎……太可爱了。

然后我就开了这个文档。

哎,可爱。[摊坐]

但是发觉,自己已经写不出那种气氛了。

我也就凑个热闹


圣诞节快乐!

推荐BGM:Cruz Beckham - 《If Everyday Was Christmas...

 

【子夜谈】蓄毒淡羽 · 第一章

玉狮子安分的站在朱雀衣身边,她在思考——

是先去取两件换洗衣服还是先好好的洗个澡睡一觉。


从西域大漠闯出至中原再到柳镇,她已经很久没有好好洗过个热水澡了。

身后的追兵一波接着一波,能逃到小溪边洗把脸就不错了。

这么一来,好像……洗澡比较重要。


“少侠?少侠?”

店小二在朱雀衣眼前晃着手,兴许是他靠的太近,她回过神来退了一步,马儿被她一拽差点撞上那店小二。

“您这是……住店还是不住啊?看您杵在着也是挺久了。”

出门银子带得不多,她还是选择了看起来能住得舒服……看着安全的歇脚地。

“把小爷的马伺候好了,给我开最好的包间儿,我要洗澡。”

“是是是好...

 

© 渊宁宁宁宁宁 | Powered by LOFTER